家具、钟、工艺美术品

在17世纪晚期,东印度公司从东方的进口引发了欧洲对中国装饰品的热潮。这导致了“中国风”趋势的出现,室内物品被风格化成类似中国艺术的样式。尽管这些物品具有鲜明的欧洲风格,让人联想到帝国风格,但仔细观察那些精美的传统中国树木和岩石图案,人们可能会想:这会是一个中国橱柜吗?不,这确实是中国风。

更多

橱柜上描绘的故事场景是一次夜晚的相会。贵族,即便在夜晚,也被仆人的扇子遮挡阳光,匆忙赶往与一个做手势的女士会面。她的随从拿着一张纸、一份宾客名单,而钥匙孔的形状像一个灯笼,就像中国“春宫”入口处那闻名的红灯。画面中还有一个贝壳(镶嵌在画中),这是欧洲关于爱情和女性原则的象征,呼应了维纳斯诞生的主题。自马可·波罗时代以来,欧洲人熟悉许多中国传统,但仍有很多神秘之处,被异国情调所笼罩。帝国风格和中国风的融合反映了特有的历史主义风格,这是19世纪中期欧洲流行的趋势。

虚拟走几步,我们有机会比较一件风格化成中国艺术的欧洲家具和一件真正的中国抽屉柜。这个带有芙蓉花特征的柜子体现了东方艺术的简洁体量:它的简单形式类似于倒置的箱子或盒子。两侧的把手方便两个人轻松提起和移动它。这个“盒子”放在一个带有弯曲腿的优雅基座上——这种对比吸引并让欧洲观察者着迷。柜子上下部分的风格不匹配被精美的装饰所掩盖。植物图案覆盖了它门、上部和侧墙的整个表面。在中国文化中象征太阳和欢乐的芙蓉花,以红色、灰色、金色和棕色的和谐混合描绘出来,营造出光线在叶子、花朵和花蕾上玩耍的幻觉。如铰链、角部和锁框等黄铜镶嵌也展现了精致的交织叶子图案。柜子形式的简单和简洁是它唯一的“盒子”提醒;否则,它是一个奇妙而精巧制作的艺术品。欧洲人对东方异域情调的迷恋在这个房间中得到进一步强调,比如日本带有苍鹭的刀(当然,内部细节必须与整体概念相符)和英国制作的带有猴子的盒子。

装饰艺术和应用艺术比任何其他形式更快地响应不断变化的品味、时尚和风格。1830-1880年间标志着历史主义时期,这一时期艺术家们借鉴了各种风格的特点,往往在单一作品中结合使用。1840年的时钟显然是对洛可可风格(18世纪中叶风格)的致敬。一个年轻的牧羊人和牧羊女在大自然的怀抱中描绘出青春、美丽和与世界的和谐。这一构图还补充了一个感人的细节:年轻人为他心爱的人准备了一束花束,放在自己的帽子里。

在镀金的时钟构图中,类似洛可可风格的三角形底座将波浪和贝壳转化为叶子、嫩芽和花蕾。花环装饰了女孩的头。年轻美丽的她,右手拿着一条蛇,左手拿着一只鸽子。在一次发自内心的冲动中,孩子冒着自己的生命危险去救这只鸟。观众被纯真的情感、孩童思想的纯洁和亲近自然的渴望所吸引。然而,这并不是对洛可可的点头致意;女孩是构图的中心人物,而不是一个异想天开的田园世界的一部分。人物的位置、孩子类似希腊奇顿的服装以及大量的镀金表明,这件历史主义作品的灵感来自帝国时代。

帝国(高新古典主义),从法语翻译过来意为“帝国”风格,是19世纪初欧洲流行的风格。它的出现与拿破仑·波拿巴的统治、难以想象的军事和政治成功以及法国的提升有关。尽管与早期和成熟的新古典主义相似,但帝国风格显著提高了庄严和宏伟的程度,因此金色的丰富与严谨的形式相结合。这个房间里帝国风格的典型例子是一对烛台:女神胜利尼克穿着奇顿在我们头顶盘旋,同时照亮和神圣化这个房间。帝国风格的参考还可以在成对的花瓶(描绘向众神献上劳动和艺术的果实)和陶瓷瓮中观察到。

从A.G. 维涅季亚诺夫时代起,田园主题在俄罗斯艺术中并不陌生。瓷器微型画中的女孩,身着简单的衣服和头饰,散发着温柔和魅力。然而,镀金的框架提醒观众,这些不是贫穷的牧羊女,而是向时尚致敬的贵族女士。

到了19世纪末,新艺术风格变得非常流行。在这种风格中,植物装饰不仅装饰艺术品,而且成为它们的本质,定义了体量和形式的特殊性。新艺术风格的迹象可以在展示柜、台式镜子、玫瑰形状的烛台,甚至托盘的手柄中看到——植物世界征服了装饰和应用艺术。俄罗斯艺术对所有欧洲趋势都很敏感,但仔细观察,例如,在装饰盘的形式中,可以看到俄罗斯童话在历史主义和新艺术装饰图案的统一中独特的回响。

 '钟'
 '带有女性形象的壁炉座钟'
1
带有女性形象的壁炉座钟
 '盖上有猴子图案的梳妆物品'
盖上有猴子图案的梳妆物品
 '桌上镜子'
桌上镜子
 '装饰花盆'
装饰花盆
 '花瓶(两件套)'
花瓶(两件套)
 '枝形烛台(双倍)'
枝形烛台(双倍)
 '裁纸刀“苍鹭”'
裁纸刀“苍鹭”
 '小型艺术«女人肖像» 1'
2
小型艺术«女人肖像» 1
 '小型艺术«女人肖像» 2'
1
小型艺术«女人肖像» 2
 '烛台(两件套)'
烛台(两件套)
 '装饰盘子'
装饰盘子
 '托盘'
托盘
 '橱窗(玻璃柜)'
橱窗(玻璃柜)
 '梳妆台'
梳妆台
 '书柜'
书柜